[1]孔 浩.民族志撰写中的“科学性”研究[J].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学报社科版,2021,(04):071-80.
 KONG Hao.Research on the“Scientificalness” in Ethnography[J].,2021,(04):071-80.
点击复制

民族志撰写中的“科学性”研究
分享到:

《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学报》社科版[ISSN:1006-6977/CN:61-1281/TN]

卷:
期数:
2021年04期
页码:
071-80
栏目:
出版日期:
2021-07-15

文章信息/Info

Title:
Research on the “Scientificalness ” in Ethnography
文章编号:
2021082710
作者:
孔 浩
(上海师范大学 哲学与法政学院,上海 徐汇 200234)
Author(s):
KONG Hao
(College of Philosophy, Law and Political Science, Shanghai Normal University, Xuhui 200234, China)
关键词:
人类学民族志科学性参与-观察-体验决策
Keywords:
anthropology ethnography scientificalness participation-observation-immersion policymaking
分类号:
C958;K28
文献标志码:
A
摘要:
民族志作为人类学学科的特点之一,属于定性研究中的微观研究进路。 民族志研究中所具有的“科学性”问题在学 界一直有所争议,这影响着该方法论在其他领域中的应用规模。在真实的信息成为一种稀缺资源的背景下,民族志中所包 含的参与观察等研究方式应有着更大的功能发挥空间。 本文在对“民族志”的内涵进行重新定义的基础上,从传统民族志 发展阶段的划分中提炼出“民族志者与田野者的身份融合程度”与“民族志者自我主体意识保留空间”两个维度,以此为标 准对民族志发展状况进行再认识。基于此,本文探讨了民族志所具有的特点及其优势,从民族志研究的基本特质角度阐释 了民族志写作的科学性所在,并对其所包含的马克思主义辩证法进行了探讨。最后本文描绘了民族志撰写中的科学性 逻辑。
Abstract:
Ethnography, as a characteristic of anthropology, is a micro approach in qualitative research. Whether it possesses scientificalness is always in debate, which affects its appliance in other fields. The background where real information has become scarce is for the functions of such tools as participation in observation of ethnography to been unleashed. So, this article, on the basis of redefining the concept of“ethnography”, extracts two aspects as dimensions to rethink ethnography’s development, which includes the extent of two identities: field worker and ethnographer and the room made for ethnographer’s consciousness. Then, this paper discusses some advantages of ethnography, compared with other quantitative methods, in collecting real and systematical materials. From the methodological perspective, it elaborates where the scientificalness of ethnography lies. Finally, this study describes the logic of the scientificalness in ethnography.

参考文献/References:

[1]张连海. 论现实民族志方法的源起——以马林诺夫斯基的三次民族志实践为例[J]. 中央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4, 41(2): 71-79. [2]卜玉梅. 虚拟民族志: 田野、方法与伦理[J]. 社会学研究, 2012, 27(6): 217-236. [3]张小军. 三足鼎立:民族志的田野、理论和方法[J]. 民间文化论坛, 2007(1): 27-28. [4]徐鲁亚. 神话与传说—论人类学文化撰写范式的演变[D]. 北京: 中央民族大学, 2003: 7. [5]徐黎丽, 孙秀君. 论民族志文本的中国价值[J]. 思想战线, 2016, 42(1): 51-57. [6]Lowe, Celia. Viral Ethnography: Metaphors for Writing Life[J]. RCC Perspectives, 2017: 91-96. [7] Nakamura, Karen. Making Sense of Sensory Ethnography: The Sensual and the Multisensory[J]. American Anthropologist, 2013: 132-135. [8]叶淑媛. 1990 年代以来的民族志小说研究[D]. 甘肃: 兰州大学, 2012: 1. [9]朱春艳, 高琴. 论民族志方法在科学知识建构中的作用[J]. 东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5, 17(6): 551-555. [10]王铭铭. 民族志与四对关系[J]. 大音, 2011, 4(1): 201-222. [11]马婧杰. 民族志写作中的人类学历程与反思[J]. 理论观察, 2020(0): 94-96. [12]郭志超. 田野调查和文本写作例评[J]. 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05(2): 27-31. [13]文苹, 李银兵. 从描述、解释到批判: 嬗变中的民族志写作方式[J]. 思想战线, 2009, 35(3): 13-16. [14]徐新建. 从文学到人类学——关于民族志和写文化的答问[J]. 北方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9(1): 94-101. [15]詹姆斯·A·特罗斯特. 流行病与文化[M]. 刘新建, 刘新义, 译. 济南: 山东画报出版社, 2008: 78. [16]高丙中. 民族志的科学范式的奠定及其反思[J]. 思想战线, 2005(1): 75-81. [17]李清华. 深描民族志方法的现象学基础[J]. 贵州社会科学, 2014(2): 81-86. [18]彭兆荣, 谭红春. 民族志的“真实性”[J]. 广西民族研究, 2009(2): 71-77. [19]张晓佳. 女性经验对民族志文本生产的影响途径研究[D]. 上海: 复旦大学, 2012: 27. [20] 康敏. 民族志与“我”和“我的叙述”———以刘新《自我的他性: 当代中国的自我的谱系》为例[J]. 思想战线, 2005(1): 88-91. [21]王铭铭. 社会人类学与中国研究[M]. 北京: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 1997: 33. [22]田广, 王颖, 王红. 从民族志到工商民族志[J]. 青海民族研究, 2017, 28(3): 89-95 [23]何星亮, 郭宏珍. 略论人类学民族志方法的创新[J]. 思想战线, 2014, 40(5): 7-11. [24]刘朝晖. 村落社会研究与民族志方法[J]. 民族研究, 2005(3): 94-102. [25]马力罗, 吴晓黎. 时间与民族志: 权威、授权与作者[J]. 民族研究, 2014(5): 49-61. [26]Desmond, Matthew.“Relational Ethnography”[J]. Theory and Society, 2014: 547-579. [27]卢克·拉斯特, 人类学的邀请[M], 王媛, 徐默, 译.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8: 106. [28]马腾嶽. 论现代与后现代民族志的客观性、主观性与反身性[J]. 思想战线, 2016, 42(3): 7-14. [29]阎云翔. 小地方与大议题: 用民族志方法探索世界社会[J]. 世界民族, 2014(1): 54-58. [30]田广, 戴琴琴. 人类学与工商管理学科中国本土化的路径思考[J]. 管理学报, 2013, 10(6): 789-795. [31]王晓江. 民族志方法科学性阐释——兼论中国跨文化传播研究方法移植的可能[J]. 求索, 2010(11): 101-102. [32]乔治·E. 马尔库斯, 米开尔·E. J. 费彻尔, 作为文化批评的人类学: 一个人文学科的实验时代[M]. 王铭铭, 蓝达居, 译. 北 京: 三联书店, 1998: 8. [33]蔡华. 当代民族志方法论——对 J. 克利福德质疑民族志可行性的质疑[J]. 民族研究, 2014(3): 48-63. [34]费孝通, 论文化与文化自觉[M]. 北京: 群言出版社, 2007: 533. [35]马林诺夫斯基, 西太平洋的航海者[M]. 梁永佳, 李绍明, 译. 北京: 华夏出版社, 2001: 447. [36]阿兰·巴巧, 人类学历史与理论[M]. 王建民, 刘源, 许丹, 等, 译. 北京: 华夏出版社, 2006: 184. [37]王建民. 民族志方法与中国人类学的发展[J]. 思想战线, 2005(5): 39-42. [38]马翀炜. 作为敞开多元生活世界方法的民族志[J]. 思想战线, 2014, 40(6): 22-28. [39]刘晓春. 民族志写作的革命——格尔兹《深层的游戏: 关于巴厘岛斗鸡的记述》的意义[J]. 民族艺术, 2006(1): 54-60. [40]李荣荣. 美国社会与个人: 加州悠然城社会生活的民族志[M].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2: 7, 134, 152. [41]彭兆荣. 我者的他者性——人类学“写文化”的方法问题[J]. 百色学院学报, 2009, 22(5): 19-22. [42]詹姆斯·克利福德, 乔治. E. 马库斯, 写文化——民族志的诗学与政治学[M]. 高丙中, 译.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06: 30. [43]詹姆斯·皮科克. 人类学透镜[M]. 汪丽华, 译.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9: 109

备注/Memo

备注/Memo:
收稿日期:2021-04-25 基金项目: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18BZZ010);上海师范大学第十期重点学科建设项目(310-Ac7031-20-004115) 作者简介:孔 浩(1995-),男,河南汝南人,上海师范大学研究生,研究方向为政策人类学、行政管理、乡村治理。
更新日期/Last Update: 2021-08-27